故事连载 | 《吴健雄》之十二 科学家吴健雄

发布者:党委宣传工作组发布时间:2022-06-17浏览次数:10

19782月,吴健雄收到一封寄自以色列的信,发信的是一个叫做沃尔夫基金会的组织,信上告知吴健雄,他们已经选择她成为第一届沃尔夫物理学奖的得主,颁奖典礼将于410日在国会举行。沃尔夫奖的代表意义也非同凡响,它的原则是挑选那些应该得诺贝尔奖而没有得到的杰出科学家。

吴健雄、袁家骝夫妇与《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苏利文(右一)亲切交谈


而吴健雄并不热衷这些奖项,这是她专注工作的一贯态度。其实,早在1958年,吴健雄就因为一年前完成了佐证“杨李理论”的革命性实验,得到许多赞誉,但是,吴健雄对于这些赞誉并不特别喜欢。当时,她就对一篇报道她的文章里所用的“中国出生的吴博士,人称世界最顶尖女性物理学家”的标题,觉得过于耸动,她去信哥大负责新闻发布的部门,表示“我不喜欢曝光,也不喜欢耸动的标题。”这和在美国富有传奇色彩的著名物理学家费曼喜欢出书宣传自己截然不同。

1948年吴健雄在美国

吴健雄一直是一个专注实务、不喜旁骛纷扰的人,她的合作者以及她的学生,都一再说起她在工作上的专心致志,有时几乎到了对其他事全不闻的地步。吴健雄的这些行为举止,事实上正是反映了她的个性。本质上她是一个相当内向的人,在与人沟通上有时会给人有所保留的感觉,不能充分了解她的真正意思。和她结婚生活多年的伴侣袁家骝担心她会得罪人,还特别提醒过她,不过,这似乎就是吴健雄的习惯。尽管吴健雄个性内向,但是,和她合作的许多科学家却都表示乐于与她合作,他们都推崇她对科学的透视,觉得和她合作受益良多。

在私人交谊上,吴健雄是一个对朋友的忠实诚恳、许多事亦直话直说的人。不过,对于中国的人情世故,她还是照顾周到的。她的外国朋友在称赞她女性的迷人和优雅时,都一致用“decent”(得体的)这个词来形容她。基本上,吴健雄的做人行事准则是很中国传统式的。

吴健雄和袁家骝都是物理学家,由于彼此工作各有不同,有许多分离两地的时候,但是两人的感情确是相当融洽的。他们两人也有过共同合作的物理工作,曾经合写了《实验物理学方法》一书。当然,在科学上,袁家骝的成就是不如吴健雄的,但是,他也在好些领域中,有着一些颇具心得的工作,比如高空宇宙线研究、穿越射线、高能实验工作等。袁家骝是一个言语谦和、处理仔细而有耐心的人,他的多位朋友一致称赞他为人温文有节。

尽管吴健雄很关心儿子袁纬承的教育和生活,但是,由于她工作很忙,纬承幼时就多半是自己料理饮食和生活,或许也因此养成他较独立和寡言的个性。母亲是如此成功又出名的科学家,或许也给予纬承不少的压力,他有一次曾向母亲说,做她儿子并不容易。袁纬承博士后,在新墨西哥州阿勃科奇的洛斯阿洛摩斯国家实验室做物理实验工作,因工作关系,研读物理文献而对母亲有了更深的认识。

对于朋友,吴健雄也是有所选择的,她喜欢亲近的好朋友,关心有加,遇有不同意之事也会直言告知。在美国吴健雄也参加中央大学在美校友的活动,她整理起校友的同学录,总会注明哪些同学怎么样的近况,对老朋友十分仔细关心。

除了对朋友和亲人的关心,吴健雄对社会亦有一份强烈的关怀,平时就很注意阅读报刊杂志,收看电视节目。对有意义的重大议题,她总会去关注和了解,并有着自己的看法。

对于生命时光的速逝,吴健雄认为,应把握时间,努力工作,在青壮年时,应该多努力一下,不要以为来日方长。(素材来源 江才健著《吴健雄》 文/何寿林 审核/丁锴)